旗下品牌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

谢葆璋:女儿心中的太阳

时间: 2016-11-17 09:51:51     来源: 恒高教育

冰心(1900-1999),原名谢婉莹,笔名冰心女士,男士等。当代女作家,儿童文学家。著有《两个家庭》《斯人独憔悴》《去国》等探索人生问题的“问题小说”,以及《繁星》和《春水》等诗集和散文集《寄小读者》。冰心...

冰心(1900-1999),原名谢婉莹,笔名冰心女士,男士等。当代女作家,儿童文学家。著有《两个家庭》《斯人独憔悴》《去国》等探索人生问题的“问题小说”,以及《繁星》和《春水》等诗集和散文集《寄小读者》。


冰心的父亲谢葆璋是一位参加过甲午战争的爱国海军军官,具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爱国心,同时也是一位舐犊情深的父亲。


冰心从小就立下志愿,长大了要做个像父亲那样的人,她曾充满深情地说:“父亲啊!我怎样地爱你,也怎样爱你的海!”父爱,一直是冰心创作的动力源泉之一,她始终铭记着父亲的教诲,直至晚年还深深地怀念着父亲。


冰心是家中长女,也是父母膝下惟一的女儿,从小便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。


冰心的父亲谢葆璋,虽说是一位行伍出身的海军军官,却也是一位舐犊情深的可爱父亲,他对自己这惟一的爱女,充满了柔情。


当谢家的伯母、叔伯母们催促冰心的父母给女儿扎耳朵眼时,谢葆璋说:“你们看,她左耳唇后面,有一颗聪明痣,把这颗痣扎穿了,孩子就笨了。”他还不让孩子穿紧鞋。


小冰心深知父亲对她的疼爱,所以,她刚一感到鞋子有点紧,就故意在父亲面前一瘸一瘸地走。父亲一见,就立刻埋怨妻子:“你又给她小鞋穿了!”冰心母亲生气了,把剪刀和纸裁的鞋样推到丈夫面前:“你会做,就给她做,将来长出一对金刚脚,我也不管!”谢葆璋还真的拿起剪刀来剪鞋样,逗得母女俩笑了起来。


谢葆璋在烟台任海军学校校长时,经常带女儿去海边散步,教小冰心如何打枪,如何骑马,如何划船。夜晚,就指点她如何看星星,如何辨认星座的位置和名字。


他还常常带领冰心上军舰,把军舰上的设备、生活方式讲给女儿听。一天,谢葆璋像往常一样带女儿在海滩散步,冰心陶醉于眼前的美景,对父亲说:“烟台海滨就是美啊!”


父亲却感叹地说:“中国北方海岸好看的港湾多的是,何止一个烟台,比如威海卫、大连湾、青岛,都是很美很美的。”冰心听到这里,要求父亲带她去看一看。


父亲捡起一块石子,狠狠地向海里扔去:“现在我不愿意去!你知道,那些港口现在都不是我们中国人的,威海卫是英国人的,大连是日本人的,青岛是德国人的。


只有烟台才是我们的,我们中国人自己的不冻港。为什么我们把海军学校建设在这海边偏僻的山窝里!我们是被挤到这里来的啊。将来我们要夺回威海、大连、青岛,非有强大的海军不可。”


父亲的教诲在冰心的心中播下了爱国的种子,鼓舞着她走上反帝反封建的道路。


冰心曾将她那庄严勇敢的慈父比喻成清晨即出、雍容灿烂的太阳:“早晨勇敢的灿烂的太阳,自然是父亲了。他从对山的树梢,雍容尔雅地上来,他温和又严肃地对我说:'又是一天了!'我就欢欢喜喜地坐起来,披衣从廊上走到屋里去,开始一天新的生活。”


她在成年以后,还写了一篇名为《海上》的短篇小说,专门歌颂父爱,表达了她对父亲的崇拜和依恋之情。是的,父亲是冰心心中的太阳,是她生活的引路人。冰心在文学创作中的坚定不移和永远执着,无疑是接受了她父亲精神力量的影响。


如果说母亲给予儿女的是如涓涓细流般的柔情,是在生活中无微不至的点点滴滴的关怀,那么父亲给予儿女的则是如江海大山般的力量,是精神上的鼓励和支持。父亲的爱是含蓄和深沉的,父爱如山。


在现实生活中,我们常常会见到因为工作太忙,而无瑕顾及儿女的父亲,或者只是一味满足儿女物质欲望而不忽视给儿女精神引导的父亲,或者严厉过头,让子女望而生畏的父亲。


也许父爱是一种本能,但是父爱也是一种艺术。怎样才能成为儿女心中的太阳呢?冰心的父亲多少给了我们一些提示:首先做一个有着强大精神力量的人,然后把这种力量传输给儿女。

咨询 电话

咨询电话:

报名 建议